English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搜索:
 
当前的位置:首 页 >> 党 建 工 作
红军因何能战胜 信仰突破了“围追堵截”
发布时间:2016-09-05 10:30:03
阅读:960
来源:党办
作者:苏丽达
       

       力量是由多种要素组成的。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首先是精神的长征,其次才是身体的长征。若比体能、比武器装备,红军不如“白军”;若比意志、比信仰,比战斗精神,“白军”不如红军。长征比拼的正是信仰和意志,最终信仰突破了“围追堵截”,意志战胜了艰难险阻。

  “信仰的集合”

  红军三大主力长征都是在力量对比十分悬殊下的被迫战略转移,说白了,就是打了败仗。中国自古以来,鲜有败军成事者,李自成九宫山的败亡,石达开大渡河的覆灭,成为当年所有预言家预测红军前途的参照系。但历史没有重演,红军跳出了历史的覆辙。为什么红军败而不倒,溃而不散,上下同欲,百折不挠?靠的就是信仰。红军有别于其他所有军队的本质特征就是,红军是信仰的集合,而不是雇佣关系、金钱关系和权势关系的集合。

  长征时的红军构成中“老幼病妇”占了很大的比重。长征途中岁数最大的当属“五老”,林伯渠(48岁)、徐特立(57岁)、董必武(48岁)、谢觉哉(50岁),再加上朱老总(48岁)。他们和年轻战士一样长途跋涉在万里征途上。在长征的队伍里,红小鬼是一个独特的群体。胡耀邦、萧华等都曾是有名的红小鬼。中央红军从江西出发时,有些十二三岁的孩子一定要跟着红军走,谁也劝阻不住。这个年龄段,正是需要父母呵护的时候,但他们已经尝尽了人间的艰难困苦。人们后来所熟知的蔡畅和警卫员红桃的故事、陈赓和红小鬼的故事等,在长征途中何止成百上千。

  红军中还有一批女战士,这是长征途中一道特殊的风景线。女红军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与男同志们一起行军打仗,风餐露宿,还要担负起救治伤员、宣传鼓动等多项任务。她们被称为“政治战士”,行军途中要奔前跑后,往往要比一般的战士每天多走10多里,因此,周恩来赞誉她们是走了三万五千里的人。

  小平同志晚年时,曾经有人问他,参加长征最大的感受是什么,小平同志不假思索,操着浓重的乡音回答,“跟着走!”看似不假思索,其实这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人生选择,这是对信念的坚守。红军指战员们铁了心,就是爬着、跛着也要跟着共产党走。就是这句“跟着走”,使红军走出了雪山草地,走出了一个新中国。

  “狭路相逢勇者胜”

  1934年中央红军离开苏区后,红十军团三个师一万余人,最后冲出包围到达闽浙赣苏区的只有粟裕率领的一个无炮弹的迫击炮连、一个无枪弹的机枪连和二十一师第五连,以及一些轻伤病员,共400余人。方志敏、刘畴西、瞿秋白、刘伯坚等人被敌人捕获杀害,何叔衡、贺昌等人牺牲在战场上。

  在事关中央红军生死攸关的强渡大渡河战斗中,红一军团一师一团在安顺场涌现了17勇士,红二师四团在泸定桥涌现出了22勇士。在强渡安顺场战斗发起前,聂荣臻问主攻营长:孙继先,你知道石达开吗?孙继先回答:管他十达开九达开,我们一定能过河!红二师四团,为赶在敌人前面,昼夜兼程240里,在泥泞的羊肠小道上,三步一滑,五步一跌,硬是滚进到了目的地,创造了步兵徒步行军的纪录。随后,立即投入战斗,二连连长廖大珠担任突击队长,22名突击队员均为共产党员和入党积极分子,他们背挎马刀,腰缠手榴弹,冒着枪林弹雨,攀铁索,冲向对岸,用他们的勇敢和忠诚杀出了一条血路。

  古代三国时期关公刮骨疗毒的故事传为佳话,长征时期红军指战员类似刮骨疗毒的事迹却是普遍现象。红军总政治部主任王稼祥在中央苏区第4次反围剿作战中腹部重伤,带着弹片开始长征,伤口时时向外流着脓血。到达陕北后,马海德医生为王稼祥诊断治疗,他在回忆录中说:我看了非常吃惊,心想这么重的伤,居然能长征过来,这要有多么顽强的意志啊,简直难以想象!中央红军出发前一个半月,陈毅身负重伤,右胯骨粉碎性骨折,手术后,转战途中,伤口复发化脓,陈毅叫警卫员将自己的伤腿绑在树干上,硬是自己把开刀未取干净的一块碎骨头从伤口挤了出来。红三军团十二团政委钟赤兵在率部夺取娄山关时,右腿被9颗子弹打伤,骨头被打断,撕开了一大块肉。没有麻药,硬是咬紧牙关锯掉了一条腿。截肢手术后,拖着一条腿走完了长征……以上只是挂一漏万,团以上将领负伤若此,基层指战员伤痛可见一斑。但广大红军指战员都以顽强的毅力,忍着巨大伤痛,拖着伤臂断腿、孱弱身躯冲杀出了一条血色道路。

  “长征是集体力量的结晶”

  长征是集体力量的结晶,是英雄群体的史诗。在长征途中,毛泽东经常将自己的骡子让给体弱的战士和女同志代步。红军长征到达毛尔盖以后,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和红一方面军总政委的周恩来患肝脓肿,体质极度虚弱,彭德怀下令组织担架队,由陈赓任队长,兵站部长兼政委杨立三组织担架,抬着周恩来向草地进发。杨立三等冒着被沼泽吞没的危险,坚持将周恩来抬出草地。杨立三走出草地后就病倒了。1954年杨立三病逝,党和国家领导人为他送葬,走在最前头执绋的即是周恩来。

  过草地时,彭德怀眼见一个个活蹦乱跳的战士因为饥饿而昏倒在草地上时,他下令杀掉与自己朝夕相处的大黑骡子给战士们当口粮。他的警卫员舍不得,彭德怀下了死命令,“快开枪!你不向它开枪,我就向你开枪!”枪声响起,彭德怀转过身去,缓缓摘下军帽,向屡立大功的大黑骡子默哀。

  红军的收容部队经常能看到这样的景象,有的两个战士摞在一起倒下,上面的战士紧紧搂住下面战士的脖子,下面的战士用双手紧紧托着上面战士的身体,这显然是下面的战士背着已经昏迷过去的战友,而后自己也倒下了。一位已经牺牲的战士,赤身裸体地倒在草地上,身边却叠放着脱下的衣服,泥地上歪歪扭扭地写着一行字:送给缺衣的战友。路过此处者,无不默哀致敬。他们把衣服披在烈士的身上,让他与草地共眠。

  长征有着讲不完的故事。这些故事当中蕴含的精神,也是多维的。正是在这种精神的支撑下,弱小的红军克服了重重险阻,最终成为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最终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路,最终把中国革命引向光明前途。(摘编自817日《解放军报》 罗援/文)



Copyright©2004-2013 吉林大学机械科学与工程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   信息管理
学院地址:吉林省长春市人民大街5988号      电话:+86-431-85095428
建议使用Internet Explorer浏览器在1024×768或更高分辨率下浏览本站
访问统计: